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2018白菜送彩金全讯网|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2018注册送体验金68

2019-04-15 12:49:10 来源:新华社微信公众号 作者:${中新记者姓名} 责任编辑:郭泽华
2019年04月15日 12:49 来源:新华社微信公众号 参与互动 

  

  病人轻信“伪科学”怎么办?

  把医学知识变成歌曲 给病人唱起来!

  新青年演讲第67期

  看麻醉医生

  曲音音

  如何用歌曲传播医学

  让音乐治愈伤痛

  新 青 年 演 讲

  曲 音 音▼

  我常想,在信息发达的今天,为什么还有人轻信“伪科学”?是什么阻碍了医学知识的传播呢?于是我有了一个想法,能不能用音乐唱出那些晦涩难懂的医学知识?用歌词解读医学,让音乐治愈伤痛,一个小医生的音乐梦就这样开始了。

  大家好,我是新青年曲音音。一个麻醉科医生,同时也是一名乐队主唱。

  你是不是也觉得麻醉科医生的工作非常简单?只要打一针,让病人睡一觉,就高枕无忧了?但其实,高强度的连续手术和高度集中的精神状态才是我们的日常。

  七八年的职业生涯里,我大大小小一共参与了7000多台手术。每一台手术结束之后,甚至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又要跟下一位病人再次进入密闭的手术室。

  很多病人不光情绪复杂,对医学常识的了解更是少之又少。作为麻醉科医生,手术之前要跟病人交代病情,要告诉他们,有一段时间是不能吃饭、不能喝水的。

  在给一位大爷做手术的时候,大爷特别认真地跟我说:“我知道要麻醉,所以特地没有吃饭。”我非常欣慰,我还以为老年人都已经这样了解医学常识了。大爷紧接着却说:“但考虑到手术时间太长,我怕自己体力跟不上,就吃了两块巧克力,喝了一盒奶,又吃了两根香蕉。”

  那一刻,除了哭笑不得,我更多的是一种手足无措的无助。出了手术室,我意识到医学科普这件事真的太紧迫、太重要了!

  在跟几个其他科室的医生聊天的时候,我们就突然有了一个新奇的想法——音乐!把大家对医学知识的误区写进歌词里,用有趣的音乐把“疑难杂症”唱出来!在创作第一首作品的时候,灵感就来自于临床工作。

  作为麻醉科医生,经常会询问患者是不是有青光眼的病史。青光眼是一种很严重的眼病,最严重的后果可能会导致失明。病人一旦患上这种疾病,只能接受病情的恶化。

  这种宿命感给我的感受特别地深。于是这也就成为了我们的第一首歌,同时也成为了乐队的名字——青光眼乐队。

  一把尤克里里,八个读了20多年书的医学博士,把小区里破旧的红砖厂房当作排练场。我们不是音乐出身,却坚定了要用音乐科普医学的决心。帮助每个人回归健康的生活,帮助他们用平和的心态去接受疾病、正视疾病。我们追求的状态是“live with it”而不是“live by it”,我们想跟它一起生活,我们想跟它一起平和地生活。

  音乐只是一种形式,内容才是我们真正想表达的。

  我们有一首歌,叫《急性心肌梗死》。歌曲的灵感来自于一部电影《老炮儿》。电影当中老炮儿六爷不光抽烟、喝酒,还在大冬天骑着自行车在大街上剧烈运动。这全都是诱发冠心病的危险因素呀!

  所以,当看到他心绞痛反复发作,却拒绝治疗的时候,我非常地痛心,同时也想到生活当中真的有很多这样不听话的病人!他们拒绝规范治疗,他们相信人定胜天。

  有人觉得降压药、降脂药、降糖药一大把太多了,索性我就不吃了,有人觉得怎么能往心脏这么金贵的器官里面放支架,而且放了支架居然还得吃药,一定是骗人的!所以,我希望能用一种病人愿意接受的方式,消除他们的误区,消除他们的疑问,于是就写下了这样一首歌。

  有人质疑说,这么快节奏的说唱,病人是不是听着听着就真的心梗了?在我看来,恰恰是这种快节奏的说唱才能体现出这个心肌梗死发病和治疗的生死时速。这种紧张刺激的感觉在我的工作中时常发生,我也经常遇到病人在生死边缘徘徊的紧急时刻。

  我在重症监护室遇到了老高。他五十多岁,癌症晚期。在昏迷之前,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已经得了癌症。最后,他的老伴决定让老高安详地走,老人家流着眼泪说:“老高这辈子最自豪的就是自己的军人身份,我想给他再穿一回军装。”

  听到这句话,我的眼泪“哗”地一下就流下来了。在送别老高的同时,我们写了一首关于癌症的歌。我们想说,即使是癌症,也不意味着生命的终点,我们敬畏生命,同时也要珍惜余下的日子。

  在一次医院的活动当中,我们演唱了这首歌。观众们有的鼻子里还插着胃管,有的穿着病号服,推着自己的点滴架子输着液,还有的没有办法自己吃东西,仍然要靠静脉营养去维持生命。他们就这样一点一点地聚拢过来,眼睛里闪烁着光芒。那是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演出。

  显然,比起肿瘤的三年生存率、五年生存率那些冷冰冰的数据,音乐更能直达内心。

  为了保证歌词的准确性,我们每一首歌都要反复地推敲。五年来,我们写了13首歌,其中《腰椎间盘突出》一首MV的单曲播放量就超过了100万。我们的歌正影响着越来越多的听众去正视疾病,关心自己的身体。

  有的听众听了《急性心肌梗死》这首歌,决定改掉自己重油重盐的饮食习惯,甚至尝试用清水煮食物。有一些医学生来看歌词复习功课,甚至还有病友在歌曲的评论区交流病情。

  我们想让你知道,医院不只有福尔马林,还洋溢着清新的民谣。我们是一群懂医学、敢表达的小大夫,同时也在努力成为专业上的老专家。虽然作为医生我们见惯了生死,但并不漠视生命。虽然我们工作的时候不苟言笑,但我们的内心依旧柔软。

  我们通过有趣的歌曲,让大家正视疾病,主动了解自己的身体。不再害怕疾病,而是以一种更加平和的心态和它相处,回归健康的生活。希望有朝一日,我们的歌能代替“绿豆养生”占领大家的朋友圈。我们也会一直地写下去、唱下去,唱给中国、唱给世界,让医学知识不再遥不可及,用理性和科学,让生命因此有厚度、有宽度、有长度。

  我是新青年,曲音音。

  

  有这样一群医疗工作者,在多年从医生涯中,他们因病人轻信所谓的“偏方”而痛心,于是便萌生了组建乐队,用音乐科普医学知识的想法。

  

  把疾病写入歌词,用音乐科普医学。宫外孕、心肌梗死、青光眼这些可怕的疾病,在他们笔下,成了一首首清新的民谣。

  

  他们号称是“中国医疗知识储备量最大的乐队”,乐队成员全部都是医学博士,来自各个医院的不同科室。

  

  这是一支最“丧”的乐队,整天和病痛打交道。但他们也是最乐观的乐队,用歌曲从死神手中争夺生命。

  

  唱的是病痛歌,谱的是医疗曲,写的是病情词,科普的是真知识。这群有着音乐梦的年轻医生,用他们创作的歌曲影响着越来越多的听众正视疾病,用他们宝贵的青春为医学科普奉献着自己的力量。

  青年说×麻醉医师曲音音

  访 谈 实 录

  主持人:你希望你的病人口中的曲医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曲音音:我希望他能想起我是谁,并且说她是一个很认真、很负责任的大夫。

  主持人:你的病人知道你在玩乐队吗?

  曲音音:他们知道了你具体写的是什么歌之后都特别开心,觉得这个大夫不光病治得好,歌唱得也很好。

  主持人:你敢让你的领导和同事知道你在做这件事吗?

  曲音音:这是一件好事情,我积极让他们知道,因为它是科学普及。

  主持人:如果10分的话给你们乐队打几分?

  曲音音:音乐专业性上0.5分。

  主持人:为什么还要做?可以解散了。

  曲音音:因为想努力做到10分。

  主持人:到底是什么在支撑着你们?

  曲音音:科学普及这件事情一定要做下去,不管用什么样的方式,不管付出多少努力,只要有一个病人还没有按时吃药,我觉得我就有做下去的必要。

  主持人:你们的歌绝大部分都是唱的疾病,对吧?不会觉得很丧吗?

  曲音音:因为写了好多的疾病,写到最后发现很多的疾病,其实没有一个明确的治愈方案。很多时候我们都在控制,在让它更慢地到达它的终点。我们想让大家知道任何事情都有这样一个过程,我们也希望大家能更平静地去接受这件事情。

  主持人:当初是怎么想到做一名麻醉科医生?

  曲音音:因为麻醉科医生面临的更多是一种手术状态,或者是紧急状态的病人,要求你非常冷静,有一颗强大的心脏,去处理这种事情。每天都没有放松的状态,实际上是非常痛苦的。但是,每当抢救过来一个病人,想把一个病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这种感觉,我觉得一般的职业是给不了的,所以做这个职业还是有自己的自豪感。

  主持人:最长的一次在手术室里面待了多长时间?

  曲音音:20多个小时,将近30个小时。

  主持人:你怎么看待死亡和疾病?

  曲音音:我觉得这是一个自然的状态。你并不会在今天得了这个病,就宣判了你的死亡,你可能还有很长时间去和疾病一起生活,所以说我们就想让大家去消除这样的恐惧。

  主持人:是因为见惯了生死,甚至是有一点麻木吗?

  曲音音:应该是一种平静,我觉得对于每一个人来说,如何面对疾病,面对死亡应该都是一个必修课。

  主持人:对于以后社会的发展,科学普及的意义是什么?

  曲音音:我觉得它会让我们生活变得更好。科学普及实际上是在患者的这一端,它能更科学地去对待疾病了。科研创新实际上是在科技工作者这一端,它努力去拓宽科学的领域。实际上,科技创新和科学普及是在两端去拓宽生命的长度,所以说对于整个社会来讲,它是可以增加所有人的幸福感的。

  主持人:有没有想过要创作一些其他类型的作品?

  曲音音:没有。因为音乐是个载体,我们想说的内容是科学。如果脱离了内容,单单去追求形式的话,我个人觉得是没有太大意义。

  主持人:你还会为科学普及做哪些努力?

  曲音音:首先,就是要坚持下来我们的这种形式。第二,就是我们每出一首歌可能都会配几篇科普的文章,有一些在歌词这样的短容量里没有表达的内容,可以在文章里去表达,然后,你会觉得自己对这个疾病确实又更加了解了一些。

  主持人:现在的这些音乐作品,大家的接受度如何?

  曲音音:首先,从播放量我们就比较满意,最高的可能已经破百万。有的人说听了这个歌之后影响了他的生活方式,还有的人在歌曲的评论区,两个人去交流病情,说你也是腰间盘突出,我是怎么治的,我是在哪看的。

  主持人:你希望乐队最终、最理想的状态是什么样子?

  曲音音:我们想让越来越多的人听到这些歌,我们希望每个人的播放列表里都有几首青光眼乐队的歌。我们乐队是什么样的不重要,这件事其实谁做也不重要,我们最终要的目的是一样的,是让大家更多地去了解这些科学精神和科学知识。

【编辑:郭泽华】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